? hg0088开户网_飞翔网
官方微信

欢迎关注
中华语文官方微信

小编推荐 

  • 春在前方微笑

      睁开冬天酣睡的眼睛一瞧:呦,春在前方微笑!——题记  柳芽咬碎了冬天的包裹,萌动了;麦苗仰起了泥染的脑袋,拔节了;竹笋挣脱了严寒的束缚,冒尖了;花瓣启开温馨的心窗,绽放了……  啊,春撕破了灰蒙蒙的冬,走来了!轻盈的舞步,窈窕的身姿,和着轻快的节拍,旋转着来到了我们身边。天空马上被湛蓝的稠幕覆盖,几片鹅绒似的白云悬挂在上面,悠悠地搭着旋儿……  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”看啊,春风吹醒了百花,吹倒了芊芊小草,吹皱了一江春水,吹爆了空气,吹惊了万物生灵……听啊,“丁丁冬冬”,敲响了屋檐上的丝瓜藤,敲裂了土里冬眠的种子,敲醒了树林里美丽的金莺,敲急了一树春花,敲飞了几团柳絮……是谁?敲打的声音好清脆!  “忽闻楼间吹笛声,我心似春满洞庭。”春风,吹皱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再次飞翔

      新年已然飘去,那样的喧嚣也已在时光日复一日的平淡无奇中成为过去。  站在这一学期的开头,照例延伸出许多的感慨。已逝的回忆也在我猝不及防的空隙间蔓延。太多的记忆像断点一样,在心中流淌;淌过了曾经欢笑的地方,舔舐着曾经无尽悲哀的伤口,一遍又一遍,一次又一次地回想着曾经的失利、痛楚与无言的落泪。忽然发现一切都没能赶得上年华地替换,轻轻仰望苍茫的漆夜,星星——我没有看到。原来现实的残酷早已折断了我的翅,但,我仍希翼再次飞翔……  随手翻阅《读者》时看到了一篇文章《解放日》。不得不承认,他用一种特殊的手法诠释了高考——这个看似频繁而不经意地出现在我们年少不识愁滋味的生活中,实质上沉重无比地压在我们稚嫩双肩上的词,也许注定了要在一辈子那么长的记忆里,留下永远也抹不去的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妹 妹

      妹妹,严格说起来应该叫表妹才对。不过,经过双唇连续地轻柔按压,前者似乎能被嵌入更多的情谊。  你说呢,我的妹妹?  是去年8月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吧。我推开门,看见高挑的你立在妈妈身边,腼腆地唤我:“姐!”简单的音节穿越时光的重重雾霭,此刻仍能以当时那剪阳光的明媚照亮我心房的一隅。  接下来大段的青春时光就要由你我共同拼贴了。作为姐姐,我该扮演那个张开羽翼,为你遮挡风雨侵袭的开路先锋——而我只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。  这个角色转换来得太快,在内心深处我还一直是跟在姐姐们身后,拽着姐姐衣角的“妹妹”。  我的那些优秀的姐姐们!她们有的是光鲜亮丽的瑜伽教练,有的是响当当的复旦才女,有的是享誉全城的发型师。说起她们我就忍不住眉飞色舞,嘴角上扬。  那妹妹,我这个稚气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黎明的早晨

      “妈妈不要我们了吗?真的不要了吗?”孩子拼命的摇着头,失望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涌下来。“不, 她要你。而且舍不得离开你,知道吗?她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,享受更美好的生活了。只是她没发带你一起去!……”安拉紧紧地抱住了弟弟,早已泪不成声了。   安拉是个可怜的孩子。她的妈妈被无情的爸爸抛弃了, 亦抛弃了本该美好的家。体弱多病的妈妈带着安拉和安卡过着艰苦的生活。岁月多磨难,生活不饶人。安拉刚进入十五岁的天空时,妈妈患了重病,无法再支撑这个破烂不堪的家。安卡才十岁。  安拉放弃了学业,独自撑起了维持家的重担。她早上给妈妈煮好药,给弟弟做好饭。然后去一家收入足够多的工厂做工,中午为了照顾妈妈和弟弟,她还得上集市买些生活用品和食物。  就这样,一天天一月月,日升日落,春去冬来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烦恼

      我站在镜子前,朝镜子里那个人笑,她也笑:我皱皱眉头,她也皱皱眉头。快乐是多么美好呀!  别人见我,总是一副笑脸,可谁又知道我的另外一面呢?  我的妈妈与其他人的一样,是位普通的妈妈,可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她那变化无常的性格。刚刚还是一片晴朗的天空,转眼间就变成了震耳欲聋的雷声。  正是妈妈这个特殊的性格使我家战争不断。一次,爸爸和一个朋友去吃饭,要很晚才回来。正巧那天不知是哪阵风吹起了妈妈心头的烦心草。那天,妈妈回来得很晚。她一进屋,我便发现她的脸上不再挂着同往常一样的笑容,我细声说:"妈妈,回来了,累吗?”“啊!”她只是随口答应了一声,随后便进屋去了。我养了一只小兔子,一直都是爸爸喂它,我和妈妈从来都不管。可现在小兔子好象饿了,弄出特别大的声音。我对它说:“兔兔,乖,一会儿让妈妈喂你。” 不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第一次独行

      虽然我已经九岁了,可还没有单独出过门。每次牵着爸爸妈妈的手,走在爸妈中间,可幸福了。  早上,正吃着早饭,妈妈突然说:“贝贝,过会儿吃完饭,你自己去爷爷家吧。”“那你呢?”我问。“妈妈就不跟着了。”啊?让我自己一个人去呀!我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,种种可能发生的情况都浮现在眼前。没有心思吃饭了。妈妈看出了我的心思,微笑着问:“怎么,不敢吗?如果实在不行就算了。”这哪行,我一向很要面子的。没办法,我只好硬着头皮说:“谁说不行了,我早就想一个人去爷爷家了。”  爷爷家住在大桥后面,要过好几个街口,路我到是很熟,可独自一人去,还没试过。  妈妈交代了许多路上可能出现的情况,这些妈妈以前都说过,我根本没心情认真听。临出门时,妈妈还拉着我在客厅里把如何过街口演练了一遍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Thisisme

      My Chinese name is LaiChengYe ,English name is Lin .I ’m a boy of 8 years old ,I have a big head,two small eyes,but I’m lovely。I live in FuZhou。I’m an only child,I look like my father。  I ’m a primary school student, I study in PingBei primary school, I ’m in Grade 3,I have some good friends。  I like English、Chinese、Math very much。I got full marks in my English test,and I got an “good”in other tests,But composition is a little hard for me 。  My favorite sport is badminton and swimming。I am interested in watching TV。  I want to be a science in the future,Now I study hard to make my dreams come true。  This is me--LaiChengYe ,let’s be friends。  本文来自中华语文网学生博客,作者LIN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身边的想念

      坐在你的身边是种满足的体验 / 分分秒秒都显得清晰而珍贵 / 只有你才能给我这种感觉 / 不管心多疲倦 梦想还有多远 /   有你陪伴一切都无所谓 /  这是我最喜欢的几句歌词,因为莫溪。莫溪也很喜欢,因为安卡,也就是我。  莫溪说,安卡,你有点神经兮兮的。  我说,莫溪,你就不要酸了。  我们是朋友,最好最好的朋友。我喜欢跟莫溪拌嘴,算是为了无聊而费尽心机。莎士比亚说,这是世界上最无聊的。我常常乐此不疲。莫溪有时候毫不示弱,有时候捧来大堆零食,让我放过她。我绝对不是一个忠贞不渝的革命工作者,不是一个好党员。  我常常念恐怖小说给莫溪听,绘声绘色。我讲到高潮的时候,她大概已经听着New Age睡着了吧,walkman还要我来关。很浪费感情的一件事情。莫溪喜欢拿我作试验,各种各样的化妆品都让我首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搜索标签
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Copyright ?晋ICP备1100349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