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hg0088开户网_飞翔网
官方微信

欢迎关注
中华语文官方微信

小编推荐 

  • 春天的美景

      春天,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。春来了,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景象。看那棵开满了花的桃树,粉红色的花多得把整棵树都裹得严严实实的,就像是一个穿着粉红色公主裙的人。桃树的旁边是一幢矮小的茅屋,茅屋的前面有一块长满了嫩草的小山丘,放眼望去,整个小山丘上全都被嫩黄、嫩绿色所覆盖着。不过也有几个地方露出了一些五颜六色的石头。  小茅屋的后面立着几棵高大的柳树,哪些柳树形态各异而且树枝上还垂着许多嫩绿的柳丝,多么像一些人在微风中翩翩起舞,头发也被风给吹起来了。而从远处看柳树,柳树又有一点儿像一朵大蘑菇。弯曲的树枝成了蘑菇的“茎”,上面的柳丝就成了蘑菇的头。  柳树的下面是一望无际地插着水稻和种着蔬菜的田地。上面全都插着翠绿色的禾苗及瓜果蔬菜。稻田的上面有两只燕子在一齐飞行,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友谊?爱情?

      这是一个由感而发的故事,几分真实,几分虚,一切读者自断。男主人公,“我”,一个高二的学生。 ——题记  “我想死!”坐在肯德基里,她手捧着大杯饮料,神经质地盯着我,一字一顿的说。  “为什么?”我机械地问。  “是他,还有她,是他们!”  我知道,他,是王瑶,她同桌:但“她”,我不清楚。  “他们说我早恋,和你,说长说短,不许这,不许那,我知道,也许是他们好心,可我跟你只是兄妹,虽然只有两年……”  思绪回到两年前……  我们是在高一认识的,当时觉得她这个人挺特别,与别的女孩不同,彼此又比较说得来,于是就认她做了妹妹。每次有事找她,她倒也挺大方,每叫必应,她有事找我,我也一样,一来一去就成了熟识的朋友,或者,就俨然成了亲兄妹。她常常说只有我能真正于是解她,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  我曾经拥有一盆仙人掌,他很小,还带刺,但这却是让我喜欢上他的理由。  结识他是一场必然的偶然。正当我忘情地为玫瑰痴迷的时候,他轻轻地刺了我。我手指一颤,碰下了一根小小的刺。这一小点肉体上的疼痛让我发现了玫瑰身旁有一个另类的他。他那一身的刺对我的挑衅,让我觉得这是一种“挑战”。  从他在我的生活中与我一起沐浴第一缕阳光开始,我便决定要尽我所有的爱去照顾好他,让他变成一株不普通的仙人掌。许多人都说仙人掌不能太过爱护了,因为他生来孤独。可我却不信这种说法,我相信越孤独的人应是越渴望爱护的。  于是我每天都为他浇水,哪怕是一滴、半滴——晚上天凉了,我把他挪到床头,白天太阳太热了,我把他挪到墙角……与他相处的日子就如刚在一起的情侣,充满新鲜,活力与惬意。他为我的生活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代尔他星球上的文字

      (1)  随着响彻天际的声音,伴着奔射而出的巨大红色火焰,火箭缓缓地脱离了地面,穿过墨暗的天空,飞向无尽的宇宙。  这是火星第一次载人寻找火星外的生命在探索。这次探索承载了无数火星人的希望,人们都渴望在这颗火星边上的星球上找到生命,渴望在浩瀚宇宙中找到知音。  (而我作为年轻科技工作者,能参加这个计划也感到荣幸。)  我们的目的地是火星旁边的那颗黄色星球,它的名字叫代尔他星球。它距离阿尔法恒星比火星近,由近及远是第三颗行星。我们曾对它发射了几个探测器,根据传回数据我们了解到代尔他星一般温度是20℃,且昼夜温差没有火星大,是个居住的好地方。但由于它有着浓密的大气并刮着一场无休止的沙尘暴,我们至今没有它表面图像资料。  虽然它是离火星最近的行星,但是这也花了我们大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对不起,我们不是外星人

      当我醒来的时候,发觉自己躺在一张奇怪的“床”上:旁边布满了各种颜色的按钮,“床”头还有一个奇怪的屏幕,跳动着奇怪的字款……  正在我对这些感到匪夷所思的时候,传来了一个声音:  “# ? ! *……”  “好奇怪的语言!我到底在哪儿?那些人到底是谁?他们干嘛带我到这儿来?”  一连串的问号在我脑海中回荡,我决定去探个究意。  这个房间很大,但一片漆黑,只能依靠一些仪器发出的光来辨认道路。  在摸索中找到了一个类似门把手的东西。  “就是这个”。 我用力一转。门打开了!我暗自兴奋。  “呼!”  “啊——”  一股强大的气流把我吸了出去。  这儿居然是万米高空!  幸好幸运的女神眷顾了我——我乱挥着手抓住了那个把手。  “救命!”我大喊,希望那些人能听见——虽然或许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彷徨在苍老的季节

      为要为我彷徨,  更不要为我哭泣,  如果有一缕阳光温暖你冰冷的脸颊,  如果有一丝风如微笑般温馨,  那就是我,就是我……  ——题记  当血顺着她的手指,沉闷地打在地上,我只能木讷地注视着它殷红的印迹。  她颓废地倒在了红丝绒衬垫的高背椅里,空洞的眼神像在岁月里筛过一样,苍老无力。  她开始哭泣,眼泪划过脸颊,迷失了它本该有的轨迹,然后无奈地划过手指,坠落,散成无数破碎的悲哀。  我轻轻把她的头搂在怀里,安抚无助颤抖着的头发。  泪,我胸口划过,灼烧得我要扑向死亡般轰然倒塌。  我的心在诉说一个故事,关于她的故事,请允许我用第一人称讲述。  不期之遇  心事,在这个南方的冬季,结成了薄薄的冰。  一阵急刹车,我失去重心,倒在了一个熟悉的怀抱。  抬头,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鬼语者

      “喂,对不起,我想你打错电话了,这里不是图书馆,图书馆的电话是1001000,再见!”满口塞满饼干的我愤怒的扣下了电话。  这已经是上午第五个打错电话的了,都怪我申请了个不好的电话号0001000,每天都有二三十打电话过来,大多都是打错的,我的客户一向都是直接上门,很少打电话。  裹紧了身上的黑风衣,这鬼天气!又要冷起来了。  “叮呤呤呤”电话又噪动起来。  可恶!我抓起电话,大吼道:“你打错电话了!!”  你~确~定~我~打~错~了~吗~~?只听对方慢慢地说。  一般人听了一定会立马吓晕,而我呢,习以为常了。  “不好意思,你没打错,这儿是通灵所,你不妨过来聊。”  话声刚落,电话那头立马没了声响,从墙上冒出了一个黑影,不稳定地悬浮在半空,常人是看不见的,除非对方要让你看见。  而我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哦,成长……

      春节时,我回到久违的故土。  老家那边已变了许多。以前闲适的村民如今都备上了绸机,若不是春节的突然到来,村子里还将整天充斥着烦人的织机声。而儿时的那些伙伴见到我时,已没有以前那亲切的招呼了,取而代之的只是脸角边的一丝微笑。  不经意间,我回到了那个令我魂牵梦萦的童年时代。  春天里,我们年年都会去采桑椹。桑椹有很多种颜色。未熟时是青色或粉的;半熟的便呈现红色,吃上去酸酸的,怪涩的;待到熟透时整个剔透饱满,紫得发黑,这便是桑椹中的极品;偶尔有些桑椹是白色的,即俗称的“鬼乌嘟”,这可是不能吃的。我们会采几张大桑叶,权做盛器,接下来的事便十分类似于自助餐。你可以随便选择桑椹入口。人家都躬着身,穿梭在繁茂的桑树丛中,仿佛特种部队正在执行某项特殊任务。头顶身旁的无穷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搜索标签
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Copyright ?晋ICP备11003498号-1